2个古板老字号,1陆国驴产业专家实现

共识包含以下五个方面:携手保护和发展全球驴遗传和种群资源;按照国际农业动物福利理念提高驴健康生存状况;共同发起并成立总部设在中国的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建立1000万美元的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专项基金;推动政府间涉驴经济、技术合作等。

此次联盟成立会议,他们希望借此引入“中国模式”重振这一产业。巴西一个州就前来商谈引入1000头黑毛驴去当地改良品种,法国的农科院还有巴西的农业部也计划引入中国模式。

“驴养殖综合成本低、开发价值高、市场潜力大,不仅适合小规模大群体,也适合小区和大户集中养殖。”在他看来,当前是毛驴产业的蓬勃机遇期与深刻变革期,驴产业发展依旧面临着严峻考验和巨大挑战。

会议上,身为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驴业分会会长的东阿阿胶公司总裁秦玉峰,被选为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在全球范围内,毛驴役用价值的没落已成为必然趋势。”秦玉峰说,中国通过“把毛驴当药材养”、毛驴养殖与精准扶贫相结合、全产业链深度开发等多种创新探索,赋予了毛驴新的价值。而这种促进驴产业发展的“中国方案”,一旦与国际驴产业的技术、资源优势相结合,将有望推动世界驴产业成为千亿级的新兴特色产业。

秦玉峰指出,经过价格杠杆撬动,无论是下游阿胶,还是上游毛驴养殖,都具备了投资价值。阿胶产业迎来了一个面向资本市场的窗口期。截至目前,中国已有800多个县市先后来东阿阿胶学习养驴技术和模式。他认为,中国农业只有借道资本市场,才能真正实现规模化、标准化、现代化,对接下游工业化生产。

发展了一段时间后,秦玉峰重新调整了思路,以驴为原点建立“全产业链”。驴皮只是全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他要养一头“闭环的驴”,把驴资源完整地利用起来。

秦玉峰表示,“如今东阿阿胶已获得在18个国家进口驴皮的许可。在澳大利亚北领地已经有一两万头毛驴存栏量的养殖基地。这次巴西的也有一个州过来团队,要我们1000头毛驴到那里改良,法国的农科院还有巴西的农业部也在争取我们的资源。”

由此,东阿阿胶在中国推广毛驴产业时,试图与精准扶贫相结合,使毛驴养殖业与当地经济的提升融为一体。东阿阿胶推广“把毛驴当药材养”,实施“以肉谋皮”和“深度开发”的策略,上游输出良种和技术、以资金杠杆撬动,中游输出育种、育肥等技术服务,下游回购、保障市场的产业模式,已形成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同时,在全国建立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重点布局山东聊城和蒙东辽西两个百万头养殖基地。

编辑: nkb002

据悉,聊城市政府在‘十三五’期间,拿出2.5个亿扶持养驴产业,山东省财政一年将拿出8000万元扶持驴产业。当地已探索出“政府 金融 龙头企业 养殖户”区域化养殖模式、“毛驴希望乡村”等扶贫养驴新模式,已构建起覆盖毛驴良种、交易、深加工、旅游全产业链集群。仅东阿阿胶一家公司已在全国建立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蒙东辽西和聊城两个百万头养殖基地,在聊城建设100个扶贫养驴场。从产业链深度上,东阿阿胶提出的“把毛驴当成药材养”的理念和“活体循环开发”模式,将驴皮、驴肉、驴奶、孕驴血、孕驴尿、驴胎盘、驴骨等循环开发,可使毛驴价值增加6.8倍以上。

意大利Dimensione Carne肉业公司法务主管Boris Cagnin认为,“挖掘每头驴的价值很重要,这不仅对市场有益,而且增加农民财富。我很认同中国方案,这对环境、企业、当地人来说是一种共赢的方案。”

秦玉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也是东阿阿胶总裁。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与驴有关的特殊身份: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会长。

东阿阿胶将在五年时间里投入1000万美元作为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创新基金。秦玉峰表示:“希望创新基金能在全球范围内对毛驴的种质资源保护、繁殖育种、科学饲养、疾病防控及产品开发等方面的研究进行资助。”

以肉谋皮

秦玉峰介绍说,2002年他们便发现了驴皮资源紧缺的问题。毛驴越来越少,驴皮市场价格不断飙升。2000年前后,每张驴皮价格20多元,2013年每张驴皮已飙升至600元左右,去年已经涨到3000元左右。为了解决驴皮资源紧缺的问题,东阿阿胶花了10多年时间建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他们的初衷是保证驴皮供应,接下来就发现养驴是一条“精准扶贫”之路,到后来公司的资源需求变成了一种使命感——他们想重建中国驴产业。

8月17日,国际毛驴产业发展学术交流会在山东东阿闭幕,东阿作为“中国规模化、标准化毛驴养殖第一县”,用其可复制、可推广的驴业发展模式打动了前来参会的16个国家和地区的150余位专家,他们就国际驴产业发展达成“东阿共识”。

2017年8月15日,来自澳大利亚、巴西、阿根廷、日本、中国等16个国家的企业、政府、专家齐聚中国“阿胶之乡”聊城。他们的背后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困境——毛驴数量锐减、产业日渐消亡。

从2015年11月22日协会成立的那天起,他就成了中国最大的“驴官”;在此之前,由于东阿阿胶在全国建立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和若干个驴交易市场,覆盖了数以百万头计的毛驴,他已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驴倌”。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闭幕式上说,“未来,中国毛驴市场是巨大的,毛驴产业链也是拉得最长的,我们将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毛驴产业的生产链条、扶贫模式扩大到更多国家,帮助更多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口通过中国驴产业模式致富”。

中国模式

政府推动与企业力量相结合;企业投入与金融创新相结合;种粮生产与养驴生产相结合;新型主体与规模养殖相结合;加快繁殖与扩大养殖相结合;养驴生产与精准扶贫相结合。

中国“滋补国宝”阿胶的重要原材料就是驴皮,近年来随着阿胶产品在海内外市场的走红和毛驴数量的减少,导致驴皮供应一度短缺。一批中国阿胶生产企业甚至不得从海外进口驴皮。

海外买皮

一张驴皮卖到3000元

会议期间,多位外国专家均表示中国对驴产业在产品研发、质量提升、政策支持、区域扶贫等方面的探索,值得其他国家借鉴。在澳大利亚北领地州从事与毛驴贸易相关工作的政府研究员加布里埃尔·潘娜表示,澳大利亚北领地的毛驴资源特别丰富,但是当地的毛驴并没有规模化养殖,大多数驴都出口到中国。她认为,从世界范围来看,当前毛驴产业发展起步晚、缺乏有力的支持和系统的开发研究,而中国的驴产业已经有了规范细致的产业链、先进的生产模式,并且充分发挥了毛驴的功能和价值,各国专家在中国达成了“东阿共识”,有助于全球毛驴产业共享经验、技术,预示着未来的国际驴产业会得到更快的提升。

“随着中医药产业的复兴,东阿阿胶每年出口量出现了30%的增长。仅用中国资源不可能满足全球市场需求。”8月15日,在国际毛驴产业发展学术交流会上东阿阿胶(000423.SH)总裁秦玉峰如是说道。

2017-02-16 11:34作者: 郑策行 来源: 人民日报

在秦玉峰看来,中国阿胶企业海外找驴也促成了海外国家对于毛驴经济价值的重新认识,而将成熟的中国模式推广到海外时机也已成熟。如果海外能够实现规模化养殖,那么对于中国驴皮供应短缺的问题无疑是大有帮助,他乐观预计2020年东阿阿胶将可以实现驴皮的自给自足。

目前,在中国主产区毛驴数量已出现止跌回升。参与组织此次联盟的阿根廷里奥夸尔托国立大学教授Luis Losinno说:“中国驴产业在全球驴产业发展中扮演的引领角色,是我在其他国家没有感受到的”。

“把毛驴当药材养”是秦玉峰2014年提出的口号,也是东阿阿胶在“全产业链”理念上的尝试。秦玉峰相信,只有鼓励养殖户“把毛驴当药材养”,东阿阿胶在驴业的产业链上,才可以提供无缝衔接,才能帮助延伸、扩展整个产业链,使驴产业变得更壮大。

奶制品企业可以只收购牛奶,但东阿阿胶深度涉入上游原料的代价却是不得不收购整只毛驴。为了提升综合价值、形成一个可持续的产业链条,东阿阿胶开始涉足毛驴深加工,除驴皮生产阿胶外,针对驴奶、驴肉开发出系列产品,构建起覆盖毛驴良种、交易、深加工、旅游全产业链集群。

据中国国家统计年鉴显示:从1996年至2012年,全国毛驴存栏量从944.4万头下降至636.1万头,下降幅度达1/3。最近几年,数字虽然依旧逐年下降,但由于东阿阿胶的努力,毛驴存栏量始终维持在600万头以上。

秦玉峰希望以联盟的形成将中国模式向世界主产国输出,通过资本、技术、服务等形式在全球范围内力挽衰退中的毛驴产业,为阿胶产业带来稳定的原料供给。在会议上,他一再强调,“东阿阿胶经过15年的探索,已形成了中国模式,拯救了整个行业,我们希望中国模式能推向世界,既解决产业危机、又解决经济贫困,还能解决健康问题。”

养一头“闭环的驴”

根据国际毛驴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章程,这个“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的战略联盟将整合各方资源,搭建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平台、合作交流平台,提升产业发展的技术研发、生产水平,延长产业发展链条,为联盟成员的发展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今年,山东省人大代表秦玉峰又一次提出“毛驴议案”:《实施“六个结合”加快我省驴业发展的建议》。

山东东阿阿胶集团出品的阿胶糕

众所周知,阿胶的主要原材料是驴皮。秦玉峰说:“没有驴就没有驴皮,没有驴皮就没有阿胶,没有阿胶就没有东阿阿胶,没有东阿阿胶就让中华民族失去了一块中医药的活化石。从这个角度来看,驴就是东阿阿胶的命根子。”

即使在阿胶大本营,养驴产业也一度走到了消亡的边缘。聊城市副市长任晓旺回忆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聊城仍具有较大的养驴规模。但随着农业机械化水平的提升,驴的役用价值越来越低,导致聊城毛驴的饲养量从原来的十多万头,减少到不足万头。

秦玉峰介绍说,从产业链深度上,“把驴当药材养”的理念和“活体循环开发”模式,将驴奶、孕驴血、驴胎盘等循环开发,使毛驴价值增加6倍以上,每头驴的综合收益可达12000元。

与此同时,东阿阿胶借产业龙头地位拉抬毛驴收购价,这使得末端利润不断沿产业链向上传导至前端养殖环节。仅2013年,中国驴皮价格就上涨了一倍,东阿阿胶收购成本增加了2亿元,相当一部分转移到养殖户手中。这使得养驴的利润超过了养牛、养羊,各路资本被利润吸引、投资养驴产业。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为毛驴争待遇”了。他是当之无愧的“毛驴代表”。这一次,他在议案中特别提出了“六个结合”——

一直以来,阿胶产业最大的发展瓶颈就是作为原料的毛驴日渐消亡。以前毛驴作为役用散养于农户家中,被农业机械替代后,全球范围内养殖数量急剧减少。这一度导致了崛起中的阿胶产业几成无米之炊。

东阿阿胶,一个老字号品牌,用了十几年时间,成功复兴了两个传统产业。

“无论国内国外,毛驴养殖地往往都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秦玉峰讲述了一次“特殊”的海外经历,他曾到南美一主产国考察毛驴养殖场,由于当地经济贫困,常常发生盗抢,三五米高的围墙有时也会丢失驴皮。当地客商接待时,身上竟荷枪实弹、全副武装。这一路让他倍感惊心动魄。

在去年12月发布的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榜单中,东阿阿胶高居山东省前两名;而从上市公司财报数据来看,东阿阿胶的利润指标也在山东省名列前茅,成为与青岛海尔比肩的上市公司。

首先,阿胶价格激增、利润丰厚吸引着各路资本不断涌入——不仅业内纷纷扩产,一大批业外资本也开始进场捞金。如业外的同仁堂(600085.SH)、太极集团(600129.SH)、九芝堂、佛慈制药、宏济堂等纷纷投资设厂。

刚刚过去的2016年更是被秦玉峰称为“中国毛驴行业跨越发展的元年”。“2016年继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后,驴业专家委员会及5个专业分委会陆续成立,遗传育种与繁殖、营养与饲料、健康与疾病防控、产品开发与加工等方面,都建立了专业组织。同时,《全国草食畜牧业发展规划(2016—2020)》首次将驴列入特色产业,中国毛驴产业迎来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

长期探索如何通过养驴促进中国乡村发展、解决“三农”问题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郐艳丽指出,通过涉农产业的切入,企业推动、农户为主体、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这种模式在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是可以复制的,是解决贫困的一个重要方法。

东阿阿胶用了10多年时间摸索出了很多经验。光靠驴皮拉动不了整个产业链,必须“以肉谋皮”。在“以肉谋皮”策略下,东阿阿胶不仅建成了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还帮助重建了中国驴产业。

近年来,东阿阿胶几乎凭一己之力、以特有的模式重振了整个产业,使中国毛驴养殖数量止跌回升。但在全球性的产业衰退面前,东阿阿胶决定有一些新动作。

10多年来,东阿阿胶不遗余力地构建中国驴产业,使驴业重新焕发了生机。由于阿胶需求旺盛,公司的发展得到了保障;由于驴皮供应稳定,驴肉供应也得到了保障,衍生的驴肉包、驴肉火烧、驴肉汉堡、驴肉火锅、全驴宴都成为新的餐饮时尚,各自形成了细分市场。需求带动了产业链上游,养殖户、地方政府、消费者、公司多方都从中国驴产业复兴中获得了益处。

资本杠杆

蒙东辽西天龙牧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向阳曾告诉记者,以前驴产业不被重视,存栏量逐年下降,很多老专家都改行研究兔子去了。10多年下来,那些改行研究兔子的“国宝专家”们却全都回来了。

图片 1

从2000年至今,东阿阿胶建立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启动了山东聊城和蒙东辽西两个“百万头”养驴基地建设计划,参与打造的辽北牲畜交易中心是全国最大的毛驴交易市场,还上线了中国驴交易所。统计显示,驴交所上线1个多月,已成功交易毛驴5.2万头,实现销售额3.54亿元。预计2017年将实现在线交易25万头,销售额18亿元。

相比之下,牛产业链已然成熟,像蒙牛、伊利等奶制品企业并非一定要投资养殖。但秦玉峰心知,如果东阿阿胶也不投入,这一产业必将陷入难以为继的困境。于是,东阿阿胶决心以资本为杠杆撬动上游原料产业。

8月15日,参与联盟会议的16国人士恰恰也大多是来自南美、非洲、亚洲等经济不发达地区。因为毛驴在全球各国主要作为役用,大量养殖的国家、地区必然机械化程度较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

中国阿胶企业海外买驴使主产国对于毛驴经济价值的重新认识,而将成熟的中国模式推广到海外时机看似已经成熟。

当日,在东阿阿胶极力推动下,全球16个国家产业专家、行业领袖共同成立了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并设立1000万美元的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专项基金。秦玉峰试图通过这一组织将中国的产业模式向全球输出,挽救日渐消亡的毛驴产业。

近年来,东阿阿胶每年出口额2亿元,且以30%的速度递增,中国企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大量进口驴皮。而美国CNN一篇报道《为什么中国满世界买驴》就指出,中国正从非洲大量进口毛驴,导致当地驴的数量遭遇严重下滑,非洲国家因此获利的同时也遭遇不少环境、经济等层面的困扰。外媒的诸多质疑甚至一度引发了部分国家颁布出口禁令。

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上任之初,曾面临着中医药产业共有的三大难题:上游,原料越来越少,产业几成无水之源;下游,产品低端、大多销往农村市场;整个产业日渐凋零,行业某知名企业被低价出售竟找不到买主。这其中尤以原料危机为重。

眼下,尽管中国毛驴数量已止跌回升,却仍然难以满足快速膨胀的阿胶市场需求。“阿胶原料供需仍有不小的缺口。”秦玉峰指出,在中国,牛从役用到食用的转变过程用了30年时间,毛驴的转变只有15年,要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条仍须十多年时间。这期间就要借用全球资源弥补全球市场缺口。

“这完全是对中国阿胶产业的误解。”作为中国阿胶产业领军者,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辩解道,重振阿胶产业首先就要涵养源头、发展养殖业,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近年来,东阿阿胶主动拉升毛驴收购价、推动养驴精准扶贫、制定“双百万计划”(在山东、蒙东和辽西养殖两百万头毛驴)。阿胶产业复兴反而使中国毛驴数量止跌回升。

根据统计,通过政策扶持、企业带动、金融帮助,东阿阿胶的全产业模式惠及全国近1000余个乡镇、2万余户贫困户、6万多贫困人口。近5年来,随着毛驴综合收益提升,全国养驴农民增收180亿元。

作为联盟的推动者、首任联盟理事长,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则希望以此为平台将多年形成的阿胶全产业模式向全球推广。在他看来,全球阿胶市场的激增,导致原料供应出现不小的缺口,只有利用全球原料资源才能承载全球市场需求。

本文由亚洲城娱乐发布于ca266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2个古板老字号,1陆国驴产业专家实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